您的位置:首页 > 观点 >

科创板将迎开市两周年,未来将如何行稳致远?

2021-07-20 08:22:13 来源:中国商报网

从2019年7月22日开市至今,科创板即将迎来开市两周年。作为A股市场改革的“试验田”,如今的科创板已经汇聚了更多兼具市场知名度和科技研发硬实力的企业,跑出了国潮科技发展的“中国速度”。两年来科创板究竟交出了一份怎样的“成绩单”?未来又将如何行稳致远?

0.jpg

科创板七大亮点总结 赛迪顾问供图

再创辉煌 上市公司数量破300家

科创板的“起航”源于两年前的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2019年6月13日的论坛开幕式上,中国证监会和上海市人民政府于联合举办了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开板仪式。2019年7月22日, 科创板正式开市,首批25家科创企业,代表着数以亿计的创业者们的追求和梦想,敲响了科创板开市的锣声。

中国上市公司协会秘书长何龙灿在日透露,设立科创板是资本市场支持国家科技创新、助推经济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重要举措,截至今年7月7日,科创板上市公司数量已达308家。

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投融资研究中心分析师巴世杰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科创板的设立,是基于我国国情和经济发展需求的实际出发,在发行上市、保荐承销、市场化定价、交易、退市等方面进行制度改革的先试先行,是市场化改革的重大突破。

他表示,科创板注册制试点的设立主要功能是资本市场的增量改革,同时制度改革试验田的经验将被很快复制并推广向存量市场,从而不断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提高我国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效率。继科创板试点后,2020年8月创业板改革试点注册制首批18家企业的上市,标志着我国资本市场注册制改革取得又一突破进展,见证了我国后续稳步推进A股市场注册制改革进程的历史跨越,随着各项改革举措不断推进,科创板的“试验田”效应将加速我国资本市场成为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重要助推器的进程。

承珞资本合伙人徐泯穗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科创板给不符合主板上市要求的硬科技企业提供了融资渠道,同时,支持了高新科技企业的发展壮大。除此之外,还为资本市场提供了更广泛的投资标的。科创板在上市要求、再融资、询价机制、交易机制方面进行了多方面的实践,为科创企业通过资本市场做大做强提供了帮助。

巴世杰表示,对科创企业而言,科创板的设立主要帮助符合科创板定位,但尚未盈利或存在累计未弥补亏损的企业,以及符合相关要求的特殊股权结构企业和红筹企业均可在我国上市,这打破了以往我国科创企业寻求海外上市的技术路径,快速实现与公开资本市场的对接,不仅使我国高新技术企业快速享受到国内资本市场发展的红利,同时帮助我国向建设科技强国的目标不断迈进。

成果丰硕 科创企业享受红利

科创板作为国家科技创新的助推器和资本市场改革发展“试验田”的作用正在凸显,这同样体现在科创板上市公司的业绩中。何龙灿表示,2020年,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严峻考验和复杂多变的国内外环境,科创板公司整体业绩延续高增长态势,实现了营业收入、净利润同比大幅增长。其中,营收同比增长15.51%,净利润增长59.13%。

同时,2020年科创板公司继续加大研发投入,加快推进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和科研成果转化,全年合计投入研发金额384亿元,同比增长22.61%。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均为12.03%。今年以来,随着国内经济全面复苏,科创板公司整体经营业绩同比进一步大幅增长。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同比增长70.88%,净利润同比增长216.40%。

2019年11月18日,金山办公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山办公)正式在上交科创板挂牌交易。作为较早一批实现科创板上市的企业,金山办公感受最深的是,科创板为优质科创企业带来的发展新机遇。金山办公CEO章庆元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科创板这一台让更多拥有科技硬实力的公司获得了快速发展的机会,这不仅提升了公司的投融资能力,而且在专业的监督之下,公司的治理和规范运作水也会不断提升;其次,登陆科创板本身就是对公司实力的认可,这种品牌价值助力企业快速提升了行业地位、加快了生态建设;另外由于科创板自身的属,它汇集了更多优秀科技型公司,产业集聚会形成一股科技合力,共同助力我国的经济发展。

当谈及为何选择登陆科创板,章庆元表示,公司更为重视A股资本市场的发展前景。同样,作为科创板的受益者之一,金山办公在业绩和股价市值上也不断实现突破。2020年,金山办公营收22.61亿元,同比增长43.14%,净利润8.78亿元,同比增长119.22%;金山办公上市发行价45.86元,现价397.25元(截至7月16日收盘),开盘首日市值645.4亿园,现市值已高达1831亿元(截至7月16日收盘)。2020年,公司研发费用投入7.11亿元,同比增加18.72%,研发投入与营业收入之比为31.44%,公司现有研发人员1923人,同比增长23.90%,研发人员占公司总人数的比例70%。

章庆元透露,未来公司依然会聚焦五大产品战略,即多屏、内容、云、AI和协作。从目前情况看,多屏、内容战略已完成,未来将在云、AI、协作三个战略层面重点投入,后续会持续发布新产品,更好地帮助用户实现云办公、远程办公、协作办公。

作为科创板扫地机器人第一股,石头科技方面则表示,科创板对加速创新资本的形成和有效循环,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两年间,我们看到以科创板为‘大本营’的新资本市场服务者通过不断努力和探索,精准对接企业需求,有效提升了资本服务质效。科创板就像我国科技创企发展的一支助推器,彰显着资本市场的蓬勃动力,相信未来将有更多’硬科技’企业在科创板助推下,与石头科技一起跑出国潮科技发展的‘中国速度’。”

在科创板的助力下,2020年,石头科技实现营收45.30亿元,同比增长7.74%, 净利润13.69亿元,同比增长74.92%。此外,公司2020年四个分季度业绩环比连续增长。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11.12亿元,同比增长82.01%,净利润3.15亿元,同比增长150.8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4.35亿元,同比增长82.89%。

值得一提的是,在科创板这个新资本场带来的底气下,石头科技2020年整体研发投入费用高达2.63亿元,同比上一年增长36.30%,研发人员数量达到382人,占比高达55.85%,高于科创板均水。去年石头科技扫地机器人总出货量超238万台,实现销售收入43.50亿元,较上年增长11.08%。

此外,石头科技2020年实现海外收入18.68亿元,同比增长221.33%。石头科技方面对中国商报记者表示,当前国内外市场扫地机品牌众多,仅国内线上就有200多家。但低端市场产品同质化较为严重,尤其石头科技所聚焦的中高端市场品牌及产品在全球市场上较为稀缺。随着参与者的增多,竞争也必将变得更加激烈。对于拥有强大品牌,自主研发能力、竞争能力强的企业而言,能够利用资金、研发和渠道等优势获取更多市场份额,进一步巩固其市场地位,而这些企业的市场品牌集中度将持续提高。在未来,石头科技将一如既往地坚持科技创新,升级迭代产品。

行稳致远 在改革中前进

两年来,科创板运行机制更加市场化,体制机制也在有关部门的指导下进一步完善,推动我国资本市场深层次改革。

今年4月16日,中国证监会发布消息, 将对科创板《科创属评价指引(试行)》作出修订,完善科创板“硬科技”的界定标准。此次修订后,科创属评价指标将由原来的“3+5”变为“4+5”。同时,中国证监会将对科创板企业按照支持类、限制类、禁止类进行分类处理,对于金融科技、模式创新等类型的企业,将根据企业科创属情况从严把关,限制在科创板上市;对房地产和主要从事金融投资类业务的企业,将禁止在科创板上市。

巴世杰表示,科创板科创评价体系中突出“硬科技”特色,意味着在企业上市和中介机构责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一是提高了企业上市的门槛。未来缺乏核心技术和创新能力的预备上市企业将面临更严峻的上市审核考验。未来上市企业需满足创新能力审核的同时,企业端也要做到更规范更符合政策要求。二是中介机构的相关责任要求提高。进一步落实制度规则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工作,从根本上过滤不符合规定的企业。科创属评价指标体系的进一步完善,是科创板坚守以科技创新为硬实力的具体表现,将为科创板未来持续健康发展提供保障,并有利于经济高质量发展。

徐泯穗表示,这释放了科创板硬科技属更加清晰明确的信号,也给投行和一级投资机构指明了方向。

7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发布。对于在上交所设立的科创板,意见出台了多条相关新政策,例如支持浦东设立科创板拟上市企业知识产权服务站;支持在浦东设立国际金融资产交易台,试点允许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使用人民参与科创板股票发行交易;研究在全证券市场稳步实施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注册制,在科创板引入做市商制度。

未来,科创板在制度与政策层面,还有哪些优化或完善的空间?对此巴世杰表示,首先要严格上市退市制度,防范企业发展风险,通过问询机制、信息披露机制、财务信息抽查机制排查不符合要求的企业上市。通过科创能力与退市形成挂钩指标,在对上市企业未能保持持续的科创能力输出的情况下,可以采取相关退市措施。对存在欺诈投资人、重大信息披露违规、涉及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等行为,实行强制退市。设置黑名单制度,对严重扰乱市场秩序和严重损害投资者利益的企业,可以终止其股票上市,并不再有暂停上市、恢复上市或重新上市等情形。

其次要保护投资者利益,引导理投资,监管机构应加大力度审核企业上市报会材料,不应过度依赖保荐代理机构、财务机构出具的专业报告,应授权相应专业行业研究机构,帮助投资人充分了解上市企业所在行业发展前景。同时,科创板允许设置不同投票权,同股不同权的施行可能会损害投资者利益,需要明确规定限制协议的具体内容,防止拥有不同投票权的人员为获取私利而损害投资者利益。(记者 祖爽)